台灣檜木傢俱

關於部落格
兒童寢具
  • 2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審判權與執行權分離的模式選擇

  □孫宏艷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做出“優化司法職權配置,健全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審判機關、司法行政機關各司其職,偵查權、檢察權、審判權、執行權相互配合、相互制約的體制機制”的重大決定,一場關於優化司法職權配置、推動實行審判權和執行權相分離的體制改革試點呼之欲出,箭在弦上。經久以來關於“審而不執”、“審而難執”的尷尬局面,再次遭遇圍剿,審判與執行的離合與銜接成為重中之重。理性審視審判權與執行權的現實運作,縷清現運行模式的演變與發展規律、清楚改革的目標和追求的效果,方能在眾多的策略與辦法中找到最佳路徑。   審執分離的域外模式   司法權是國家的重要權力之一,不僅要與立法權、行政權分工制約,而且由於要承擔判斷公民財產權、人身權乃至生命權的重要性和特殊性的責任,其自身的運行也必須遵循分工制約的原則,科學劃分司法職權,將不同職權配置到不同的國家機關行使。當今各國普遍實行司法與行政分立,審判與執行分離,司法業務與司法行政相分離,體現司法制度的科學邏輯。在國際上,對於執行權與審判權的分離處置有兩種:第一種是有限分離,即二者在法院內部進一步分離。如意大利、西班牙、德國等國;第二種是徹底分離,即將執行權劃歸司法行政機關管理。如英國、加拿大、美國、印度等國。這兩種模式沒有絕對的優勢和劣勢,與一國的歷史傳統和社會政治制度密切相關,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司法行政制度,有不同司法行政職權的配屬,形成與主張相對應的司法行政職能配置。   在審判權與執行權分離的國際做法上表現了極大的寬容性,並不會局限於標準化模式,決定了我們在設計審判權與執行權分離模式中具有了寬泛的選擇取向和彈性空間,給予了我們未來目標更貼切的選項。   我國審執運作模式的演變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審判權與執行權的運作與之相應的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變化一致,歷經了階段性的部署與調整。   建國初期,我國採取的是審執合一模式,法院是審判機關也是執行機關,審判權與執行權由法院一體並行。1990年代時,民事執行的改革率先開始,實行審執分離模式,在法院設立執行庭,依法行使執行權。執行庭模式緩解了當時執行難、效率低的困境,但執行庭與審判庭並行,在性質上並沒有脫離審判工作。2000年,又一次關於執行的改革在法院內部開始,根據我國最高人民法院發佈的《關於改革人民法院執行機構有關問題的通知》,各法院改執行庭為執行局。2008年,最高法院執行局開始對各級法院執行局實施垂直監督與指導。執行局模式實現了在法院內部審判權與執行權的剝離,但執行仍是法院工作的一部分,變身為審判權的延伸。通過對近年法院執行效率的觀察,提升的效率並沒有根本改變積重難返的執行難題,甚至執行工作的滯後導致社會公信力的喪失。   審執分離已成定局   目前,我國司法行政制度所確立的司法行政機關的核心職能有兩個:一是刑罰執行,包括監獄和社區矯正;二是有關司法工作的行政管理內容,包括律師、公證、司法鑒定、法律援助、人民調解、安置幫教、司法考試、司法協助等。其中,刑罰執行實現了刑事訴訟的根本目的;而與之相關的司法工作的行政管理內容,保證了訴訟活動的順利進行。可以說,我國的司法行政機關既管理“行政中的司法工作”,也管理“司法中的行政事務”,兼具行政權與司法權。這種司法職權配置格局根植於我國的法律傳統,反映了司法職權的內在規律,一直表現為旺盛的生命力。從司法機關兼具行政權和司法權的屬性來看,將法院所行使的民事執行權交由具有刑罰執行權、從事社區矯正工作的司法行政機關行使,從部門屬性上是吻合的。   但是,不能忽視,就我國目前情況來看,將執行權劃歸司法行政管理機關,給予法院更純粹的行使裁判權的地位和性質,以實現審執分離的模式,將面臨更多的變革問題是兩個部門工作的銜接問題。在執行中出現的裁判事項仍然需要法官進行裁判的、變更執行人、執行時出現異議等現象都還是裁判權解決的事情,需要再移交法院。我相信,只要確認徹底分離模式的主旨,那麼,部門間協調運作的工作機制,更完備的法律內容的出台,將有了更明晰的主導方向,其運作的和諧設計也指日可待。   任何一項改革都需要成本,審執分離已成為定局,但是是有限分離還是徹底分離還舉棋不定。我認為,大家一定已經都做好了支付成本的準備,那麼就選擇一個低成本高效益的路徑,就是最好的改革方向。我認為,在改革舉措中,效率最高的改革方式就是審判權與執行權的徹底分離模式,將執行權交由我國司法行政機關管理,為其配置資源,將是事半功倍的高效改革之舉。   (原標題:審判權與執行權分離的模式選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